第339章 恻隐之心

  陆卿年看完之后,脸上的表情一下子不知道变得多难看。

  果然,夏忆安怀的孩子,并不是他的,也就是说,如果没有这场意外,夏忆安很有可能会怀着别人的孩子嫁给他,又或者,因为某些原因流产,让自己愧疚一辈子。

  夏忆安,现在怎么会变成了这样,当初那个连多要一颗糖果都会脸红的小姑娘,早已经变得面目全非。

  周亦白知道这会陆卿年的心情不好受,走过去坐下,拍了拍他的肩膀。

  “你现在能够看清她的真面目也算是一件好事,还不算晚,听爸的话,趁着还没有造成什么无法挽回的事情,断了吧?以后你会遇到更适合你的女孩子。”

  陆卿年坐在病床上,格外的安静,神色已经变的平静,平静得周亦白这个做父亲的都看不出来他这会心里在想什么。

  他不清楚此刻的陆卿年对夏忆安抱着什么样的心情,就跟他不明白,为什么他那么讨厌顾子悦。

  明明他跟顾子悦,两个人都那么好,那么优秀。

  很快,顾子悦送来了早餐,先递了一份给周亦白,又递了一份给陆卿年。

  陆卿年没有伸手去接,顾子悦只能放在桌上,勉强地笑了笑,“周叔叔,我就先回去了。”

  回去哪里,自然是监狱。

  实验室被烧,这件事瞒不住的,虽然可以将顾子悦一直在实验室参与华远集团的事情糊弄过去,可是顾子悦现在也只能继续回到监狱去。

  周亦白看了陆卿年一眼,见他没有什么表示,只得点点头,“我让人送你回去。”

  “不用了,有人接我的。”顾子悦道。

  接她的人,自然是监狱的人,毕竟她是囚犯,就算是住在医院,也不可能就这样放任她这样胡乱地走来走去。

  得知陆卿年醒来,夏忆安也快速赶了过来,一进门,夏忆安就扑到了陆卿年的怀里,抱着他险些哭成了泪人。

  此刻,医院里,顾家人,周家人都在,看着小两口这么亲密,他们都下意识地选择回避。

  只有顾子雯,一双眼睛恨不得将夏忆安洞穿。

  “夏忆安,你能不能小心点,卿年哥哥的伤还没好,你这样靠着他,是想要让他伤上加伤吗?”顾子雯呵斥道,对于夏忆安的讨厌太过于明显。

  夏忆安闻言,慢慢地从陆卿年身上直起来,一边擦着眼泪一边道,“对不起卿年,我就是太高兴了,我昨晚一晚上没睡,担心了一夜,生怕你有什么意外,幸好你平安无事。”

  陆卿年闻言,看了眼夏忆安精致的妆容,精细的打扮,哪怕是流泪,也都是梨花带雨,小心翼翼地擦拭,生怕弄花了妆。

  陆卿年心中冷笑,表面却不动声色。

  “你们都出去吧,我有话跟果果说。”陆卿年突然开口道。

  对此,周亦白是心中有数,其他人只当是小两口关系好要腻歪。

  顾子雯转了转眼睛,将自己的手机打开录音,放到了柜子里面,这才慢吞吞地走了出去。

  门外,顾北跟江年寒暄了一会便打算离开。

  江年跟周亦白送她们夫妻二人。

  顾子雯走了一会,突然道,“啊呀,我的手机忘记拿出来了,我去拿手机,爸妈你们先走,不用管我。”

  说着就跑了回去。

  顾北无奈地摇头,“真是冒失。”

  林筱雪道,“算了,我们先回去吧。”

  江年道,“没关系,雯雯待会跟我们一起也行,我送她回去好了。”

  “那麻烦你了,阿年。”林筱雪笑着道。

  “说什么客气话,雯雯就跟我亲女儿一样,送自己女儿回家有什么好谢的。”江年嗔怪道。

  另一边,顾子雯回到病房之后一直偷偷地站在门口,她能够看见二人在说话,却看不出是在说什么。

  病房里,陆卿年在所有人出去之后直接开门见山地道,“果果,我们分手吧。”

  夏忆安闻言颤抖了一瞬,笑容僵在脸上,有些不敢置信地道,“卿年,你在说什么啊?这个玩笑可一点都不好笑,咱们不是都说好了不管再怎么生气或者是开玩笑都不会拿分手来说吗?”

  陆卿年淡淡地开口道,“果果,你是不是觉得,我们认识这么多年,无论你做什么事情,我都会容忍你?”

  夏忆安看着陆卿年,满脸的无辜,精致漂亮的眼睛里,迅速积攒出泪水,看上去楚楚动人,我见犹怜。

  “那我就来提醒你一下,肖辰远是谁?你们两个在一起多久了?”

  原先看着夏忆安哭,陆卿年就感觉自己整个人都像是天塌了一样,恨不得把天上的星星都摘下来送给她。

  可是现在看见她哭,他只觉得厌烦,只觉得她整个人都透着一股矫揉造作。

  除了厌烦,便是冷漠,不会有丝毫的怜惜。

  肖辰远,肖家小儿子,虽然没有继承权,但是特别得父母喜爱,进入娱乐圈之后得到家中不少扶持,是近几年资源跟实力都还算不错的当红小生。

  “肖……肖辰远是谁啊?”夏忆安先是迟疑了一瞬,随即恍然大悟道,“哦哦,我想起来了,是一个跟我合作过的男明星,之前那部剧有过合作,但是之后我们就没有再联系过啊,卿年,你是不是吃醋了啊?我都有你了,怎么可能还跟别人有什么关系啊。”

  夏忆安一副我知道你吃醋但是这是因为你在乎我所以我一点都不生气的理解表情。

  看着这样的夏忆安,陆卿年觉得自己选择跟她慢慢的谈根本就是浪费时间。

  “夏忆安,你是觉得我是傻子吗?你跟肖辰远之前开过几次房,吃过几次饭,包括你们之间的联系方式,需要我一一给你说出来吗?都这样了,你还敢说你是无辜的?难不成你想跟我说,你们两个躺在一张床上是纯聊天?”听到这话,陆卿年忽然讥诮道。

  “卿年,你听我说,我跟肖辰远真的什么都没有,我们确实是开房,但是我们都是在聊剧本,其他的什么都没有。”夏忆安的眼泪不停地流,像是受了莫大的委屈。

  陆卿年只觉得无比讽刺,现在的夏忆安只让他觉得无比虚伪。

  “夏忆安,你还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说着,陆卿年将放在柜子里面的一叠文件直接扔到了夏忆安面前。

  “你可不要告诉我,你跟肖辰远是纯聊天,这个孩子是你们用嘴聊天聊上的。”陆卿年讥诮地道。

  夏忆安疑惑不解,伸手捡起地上的文件,在看清上面是什么之后,整个人怔住。

  虽然,她早就知道陆卿年可能对她已经变心了,她却没有想到,陆卿年已经拿着她流产的那团肉去做了鉴定。

  夏忆安冷静了一番之后,突然冷笑道,“陆卿年,说到这里,你还是没有信任过我,否则,你又怎么可能会去做这样的鉴定!你的心里早就有别人了是不是?你早就想好找我的错处好跟我提分手了是不是?我知道我的身份配不起你高高在上的陆总身份,所以你就要用这些东西来羞辱我,逼我分手?”

  听到这话,饶是见过不少世面,碰到过无数刁难客户的陆卿年也被夏忆安的说辞给恶心到了。

  什么叫反咬一口,什么叫倒打一耙,这就是。

  陆卿年不想跟她再多说什么,直接道,“随便你怎么想,我只相信事实。”

  “陆卿年,是为了顾子悦是不是?”夏忆安痛心地质问道,“是不是只要孩子不是你的,你觉得顾子悦就不用付法律责任?只要不是你的孩子,我夏忆安被顾子悦撞掉孩子流产就是活该?就该被千人痛骂,甚至还要被你羞辱?”

  “呵......”陆卿年冷笑,“随你怎么说。”

  话语中满是自嘲的意味。

  夏忆安见陆卿年这样,反倒是慌了,突然冲到陆卿年面前,抱着陆卿年的胳膊,“卿年,你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前妻难追,周少请自重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变成微风去想你只为原作者榴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榴芒并收藏前妻难追,周少请自重最新章节